1. <button id="oy9c9"></button>

        <legend id="oy9c9"></legend>

          <em id="oy9c9"><tr id="oy9c9"><u id="oy9c9"></u></tr></em>
          <rp id="oy9c9"><acronym id="oy9c9"><input id="oy9c9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  1. 首頁 > 商業 > 正文

            炒盲盒難賺錢 玩家退坑 泡泡瑪特市值縮水千億港元

            2022-08-02 16:21:18來源:鳳凰網科技  

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

            1.二手市場上盲盒價格跳水,多名娃友急于脫手。曾被炒至萬元的未拆封泡泡瑪特SPACE MOLLY 1000%,目前常見價格僅為5000元左右,對比其中簽價格4999元來說已經跌回原點;而同一款式的400%規格產品,也跌破了1000元。

            2.年輕人轉手盲盒的同時,泡泡瑪特股價一路下跌。7月29日收盤,泡泡瑪特股價報收18港元/股,相較于去年2月107.6港元的高點跌去八成;距其巔峰時期1500億港元市值,已經縮水千億港元。

            3.泡泡瑪特快速崛起的關鍵在于“IP+盲盒玩法”,但隨著更多玩家入局潮玩市場,這一打法未能形成品牌競爭壁壘。萬物皆可盲盒的時代,連文具、書籍都開始走盲盒的路線,泡泡未能及時推出爆款IP產品,品牌吸引力持續下降。

            張樂童是泡泡瑪特SKULLPANDA OOTD狂熱粉絲,之前花上萬元購入該系列盲盒,但被大廠裁退后他想要“出坑”回回血。令他沒想到的是,盲盒價格跳水實在太厲害了,原本發售價899元SKULLPANDA OOTD牛仔款,閑魚500元無人問津,最終不得不降至400元才出手。

            閑魚、小紅書上,和張樂童一樣“折價”轉手泡泡瑪特盲盒產品的消費者不在少數,他們曾為了獲取心儀的款式不惜一擲千金,熱情消退后,這份“非理”開銷現在已經成為負擔。“家里太多了,又不太保值,能脫手就脫手吧。”

            年輕人轉手盲盒的同時,“盲盒第一股”泡泡瑪特的股價一路下跌。截至7月29日收盤,泡泡瑪特股價跌至18港元/股,距高點已跌去80%;距離其巔峰時期1500億港元市值,已經縮水千億港元,僅剩251億港元。

            炒盲盒難賺錢,玩家退坑

            段時間,“潮玩第一股”泡泡瑪特,由于股價波動成為了市場焦點。

            7月29日,泡泡瑪特股價持續飄綠。當日盤中,泡泡瑪特股價觸及17.56港元低點。時間拉長來看,自去年2月創下107.6港元/股高點后,泡泡瑪特股價至今已跌去八成,市值縮水千億。

            相比于股價,泡泡瑪特玩家們更為擔心的是,二手臺盲盒價格急劇跳水,導致難以脫手。

            閑魚賣家劉鵬鵬表示,除了少數稀有聯名款外,泡泡瑪特產品都在下跌。曾被炒至萬元的未拆封SPACE MOLLY 1000%,目前價格為5000元左右,已經跌至4999元發售價;而同一款式的400%規格產品,也跌破了1000元;另一款Keith Haring1000%規格的發售價為5999元,如今破發至5000元。

            “當時搶購太火了,原本還希望通過SPACE MOLLY 小賺一筆,現在保本都很懸。“劉鵬鵬說自己并非專業玩家,購入泡泡瑪特是看中了它收藏價值,后續可以高價轉手。但隨著盲盒退燒,囤積的聯名款泡泡瑪特盲盒已成了燙手山芋。

            連名限量款尚且如此,普通款價格更是讓玩家頭疼。小紅書、閑魚上,全新未拆的盲盒轉手價格僅20元-35元左右,市面上泡泡瑪特單個價格為59元;已經拆帶的更便宜,五元、十元就能買到。

            “200塊收了10個基礎款”,李林向我們展示了期的收獲。她告訴我們,盲盒全新轉二手價格減半,影響了新老玩家的心態。“二手買價格減半的全新盲盒,讓人覺得盲盒不值,抽盲盒沒也樂趣了。”

            鳳凰網接觸的多位盲盒玩家均認為,盲盒本身并未太大魅力,若是二手臺溢價空間減少,玩家們會陸續退坑。此外,盲盒產品有瑕疵,設計沒有新意,也勸退了不少玩家。

            從2019年就入手的泡泡瑪特老玩家金天告訴鳳凰網科技,自己去年年底就已經棄坑,許多當初一起入坑的娃友要么選擇退坑,要么降低購買的頻次,原因是“老是那幾款,沒有新鮮感,玩法也很單一。”

            另有娃友接受采訪時表示,泡泡瑪特產品普遍漲價,但質量卻沒有上去。“掉漆、異味,跟客服反饋回復都是正在處理。“新鮮感沒了,品控也一年不如一年,與其被敷衍不如早點退坑。”

            泡泡瑪特“失寵”

            國內潮玩市場發展早期,憑借Molly等知名IP走在前列的泡泡瑪特幾乎沒有對手。

            2018年,盲盒爆火出圈后,泡泡瑪特營收增速達到了200%以上,并于兩年后成功登陸資本市場,成為“盲盒第一股”。上市兩月后,泡泡瑪特迎來了高光時刻,股價漲至107.6港元/股,總市值1500億港元,一度被外界稱為“印鈔機”。

            然而,隨著眾多玩家爭相入局,泡泡瑪特高增長未能持續。

            日前,泡泡瑪特發布2022年上半年盈利預警,預計收入增速下滑至30%,凈利潤同比下滑35%,首次出現負增長。針對增長下滑,泡泡瑪特以“疫情影響”作出了解釋。

            不過,資本市場“拋棄”泡泡瑪特,并非上半年業績承壓單方面所致。盲盒消費熱度下降、產品吸引力不足,恐怕是泡泡瑪特不愿提及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泡泡瑪特快速崛起的關鍵在于“IP+盲盒玩法”,但隨著更多玩家入局潮玩市場,這一打法未能形成品牌競爭壁壘。萬物皆可盲盒的時代,連文具、書籍都開始走盲盒的路線,泡泡瑪特未能及時推出爆款IP產品,品牌吸引力持續下降。

            根據財報,泡泡瑪特知IP系列 Molly營收占比從2018年的41.6%下降至2021年6月的11.5%。在此期間,盡管泡泡瑪特相繼推出了Pucky、Dimoo和Labubu等新IP,銷量上卻始終無法超越Molly,未能帶來預想中的收益。

            泡泡瑪特增長也在放緩。2018-2021年,泡泡瑪特的營收增速分別為225.5%、227.2%、49.3%、78.7%,相比前兩年,公司營收增速明顯放緩。與此同時,整體毛利率逐年下降,2019-2021年,泡跑瑪特毛利率分別為64.8%、63.4%、61.4%。

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泡泡瑪特在消費市場遇冷和股價大跌的同時,仍有大筆資金涌入潮玩賽道。2022年上半年,國內共有森寶積木、星奇世界、歡喜盒等7個潮玩品牌獲得融資,累積融資金額億元。

            一位不愿具名的資深投資人指出,盲盒興起主要是迎合了Z世代的消費需求。此前,泡泡瑪特被市場看好,主要是在經濟增長的大環境下,年輕群體普遍愿意為個化消費買單,泡泡瑪特稀有IP和不確定的拆盲盒玩法,某種程度上迎合了“賭徒心理”,刺激用戶不斷購買。

            經濟下行的環境下,缺乏故事內容支持的泡泡瑪特IP產品,難以被用戶看中并重復消費。疊加過去兩年的市場教育,盲盒概念不再新鮮,消費者會回歸理,資本市場也是如此。”上述投資人說到,泡泡瑪特股價下跌并不意味潮玩市場退燒,而是公司未能持續高增長,后續應強化潮玩IP生態運營,形成核心競爭力。

            關鍵詞: 泡泡瑪特 品牌競爭壁壘 萬物皆可盲盒 品牌吸引力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hnmd003

            精彩推送

            欧美久久69添
  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oy9c9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<legend id="oy9c9"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y9c9"><tr id="oy9c9"><u id="oy9c9"></u></tr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oy9c9"><acronym id="oy9c9"><input id="oy9c9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